您的位置: 背包客旅游网> 住宿> 本文

隐居乡里陈长春:乡村民宿的美学价值与乡村振兴

发布时间: 2020-08-21 13:17:24      来源:网络      作者:四川省邛崃市
导读

本文是来自四川省邛崃市的投稿,由编辑关于隐居乡里陈长春:乡村民宿的美学价值与乡村振兴的内容介绍

原标题:隐居乡里陈长春:乡村民宿的美学价值与乡村振兴

【品橙旅游】8月20日,2020年品橙旅游大住宿论坛暨C盘点“中国住宿大奖”颁奖典礼在杭州召开。来自连锁酒店集团、住宿领域专家、在线旅游平台、旅游投资机构代表、旅游地产商等200余人齐聚,共同挖掘疫后住宿市场的新规则、新视角、新商机。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应邀出席。

会上,陈长春发表以“乡村民宿的美学价值与乡村振兴”为主题的演讲,具体内容呈现如下。

隐居乡里陈长春:乡村民宿的美学价值与乡村振兴

陈长春:在住宿行业内很多同行经常会用“家”来形容的住宿,隐居乡里想传达的是“故乡”,吾心安处是故乡。最高的文旅形态不是建了豪华的乐园,也不是打造了热闹的度假区,而是给了所有人一种故乡的感觉。现在中国乡村有大量闲置的农宅,隐居乡里只专注于改造农宅、院落,重新给大家呈现一个有特点的度假场所。

楼房沟是隐居乡里去年刚开业的项目,这是第10个乡村改造项目,位于陕西秦岭汉中的留坝。项目选址时秉承了隐居乡里一贯的理念,选择那些因为外出打工,或者搬迁散落在村子里闲置的农宅,从不大拆大建。

民宿室外基本上保持了乡村原本的隐居乡里乡土气息,在室内又把舒适的现代化理念引入进来,通过设计,让人更能够体会到在乡村的惬意。

隐居乡里追求的价值观、生活方式是有品质的简约、有节制的奢侈。在小院子里,可以一家几口人一起住下来,也可以三五好友一起小酌浅饮。每个院子都会安排一位管家,实行在地化管理。管家都是来自当地的村民,经过培训后上岗。一个村子基本标准是做10个院子、20多个房间,每个院子只是单院包租,一家人可以享受一个完整的独院氛围,而每个独院中均配备了当地管家在为客人进行保姆式服务。

隐居乡里旗下多个项目推出之后,市场反响特别火爆,同样也享受了这次疫情之后的报复性红利。从5月份到8月份,近4个月的时间里,入住率达到96%。住宿行业的同行应该了解,如果住宿率连续4个月96%,所有管理体系已经接近崩溃的状态,但也体现了私密度、自然生态和乡村周边近距离短途度假未来可观的前景。

把“故乡”当成一个商品卖给城市里快节奏生活的人群,其实是以很低的成本切入到大家消费心理的本质。一个村子10个院子只需要2千万左右的成本,不需要做太大的改造,又充分享受了自然环境和乡村带来的红利,是一个很不错的度假项目。

一定要相信,乡村一直是活着的。虽然说很多城市的发展已经让乡村处于很空心化破败的状态,足够的年轻人回来,也没有足够的人才,但一定要相信乡村本身的价值,这样才能够把最本质的真善美给到客人,客人也可以用很低的成本获取很好的度假体验。

从最早2015年12月份做“山楂小院”时,在北方实验成功后。紧接着,第二个项目是“姥姥家”。一个明清的古宅院,同样给了设计师丰富的施展机会。第三个项目是与国务院扶贫办中国扶贫基金会一起合作的“麻麻花的山坡”,获得了全国扶贫攻坚奖。再到黄栌花开、青籽树、牧马人等,这样的项目在全国已经做了15个村子,到今年年底大概能做到20个村子,累计达到200多个院子。

隐居乡里的度假理念是弘扬“当地之美,在地之美”,这是大自然给我们的财富。民宿是非标产品,但隐居乡里把非标产品做出一整套标准化管理体系,同时兼顾每个村落本身所具备的非标内容揉和在一起,就形成了这样的度假理念。

“在地之美” 另一个表达方面是乡土。如果把乡村本身乡土表达出来,把农家乐做一个提升,管理逻辑和建设逻辑完全已经顺势而为了。隐居乡里把乡村一年四季的不同美感传递给客人,客人也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感知体验。

隐居乡里以非常专业的手法,来对待乡村民宿整个连锁体系搭建:首先从建筑手法上,民宿外部装饰展现的都是乡土气息,内部都要能够达到四星级、五星级的标准,而且每一个院落都很私密;小院里的物品都经过非常精细的筛选、考量、研发,然后呈现给客人非常有品质的乡村生活;在选址上,必须选择具备很好的自然环境、较好的交通区位,以及很好的乡风文明;园艺方面,尽可能呈现放松和自然;餐饮方面,隐居乡里每到一个村子会调研研发当地的美食,将当地的美食更好地呈现给客人。

说到农家乐,农事体验自然不可缺少。隐居乡里会组织一些掰玉米、喂鸡、喂羊等很受儿童非常欢迎的农事体验活动,以及写春联、织布等文化体验。一年四季也会有各种各样时令活动,比如插秧、串糖葫芦、包粽子等。所有院子里客人临走的时候就像在乡下走亲戚时,会带一堆伴手礼回去,让客人可以很好地享受耕作和收获的乐趣。

“在地之美”,老房子、新生活。所有的老房子改造后,换古成新,给到城市人一种新的乡村度假体验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很好地把城市和乡村融合为一体。所以说,乡村本身就是最好的游乐场,把原本的亲子价值挖掘出来,就足以满足客户。因为我们的客人,客群80%是亲子家庭人群,在30-40岁之间的消费决策者,以家庭为单位。

除了硬件之外,隐居乡里在软件上,也有自成一套的培训体系,如餐饮、美学,以及提质的培训。

隐居乡里是轻资产的公司,核心资产就是“大妈团”。因为乡村没有更多的年轻人,即使把年轻人吸引到乡村的成本也特别高。隐居乡里就是让当地人自己来做服务。经过探索,村里的大妈们不仅能把热情周到地服务做好,而且也能把城市里非常精细的酒店卫生、整洁品质控制得非常好。这样一来,民宿比城市酒店有更强的特色,这些大妈始终是贴身服务的,就像在村里有一个亲戚那样的热情、健康的感觉。乡村最大的财富就是在于人,如果把人培养好了,把这些大妈们、大叔们,让他们承接城市人到乡村的服务,所有的事情就自然迎刃而解。

因为乡村缺乏着除了人之外,核心缺一套酒店化SOP管理体系。隐居乡里可以保证一个项目从建设到运营最多5个月时间,最快3个月时间,从签合同到开业运营,速度非常快。

除了做住宿和餐饮本身之外,全部囊括在一个小院里,利用乡村所有自然优势和田野优势,策划不同的营地活动,把城市最好的文化资产带到乡村。

隐居乡里背后的运营逻辑是只做轻资产服务,做产品的设计、培训,人员培训、市场营销和现场服务管理。而当地村民培训出来做管家,一个项目上只有一个外派工作人员,其他全是村里人。同时村里成立一个合作社,把闲置的房子利用起来。隐居乡里帮合作社找钱,让合作社成为资产持有主体,并作为运营方,政府作为资产保障方,形成5年最稳定的乡村利益共同体,所有人只有都有利可图,这个事情才稳定,才不会出现某一方唯利是图的情况。

隐居乡里的合作模式,以北京房山区黄山店村为例的一组投资回报数据来看,360户人家的村庄,35个闲置农宅改造的度假小院,投资1800万,平均房价2千元(两居室),年平均入住率70%,年营业额1800万,当地农民资产收益540万,当地农民工资收益220万,农民卖农副产品综合下来有870万收益,非常可观。让所有人都赚到钱,让农民赚到钱,让城市人体验好,这就是利益共同体,每年最热闹场景就是给村子里分红。

每一个平凡的人,都有自己的传奇;每一座闲置的农宅,都是一家人的宫殿。

责任编辑:

本文网址:http://hnbbk.com/zhusu/1108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背包客旅游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背包客旅游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